海螺小姐

螺蛳壳里做道场,静静吃粮的自我幻想乌托邦

为什么人家的留学生生活都那么幸福,看了一样,哦人家有钱,人家不是处女座,人家没我这么倒霉。

姨妈期的暴躁程度是以前的两倍,学校还给我AM要我明天之前交,明天要去伦敦拿日签,zgbr 的垃圾学生公寓要17号以后才能搬,为了飞去岚学身上钱都没有了,还要学日语,还有图要修,各种个样的破事堆积在一起,要爆炸了。
亲友说的对,怎么解决呢,买买买,可是我就是没钱啊,我就是穷

连自己都想喊一句造化弄人,明明脱饭了却抽中了那个人的生日场……可能已经不能和宫城那时候这样看待他了……

未定式

时隔四年,樱井翔又来到福岛,见到那些空荡的街道突然想起由纪子曾经说过的话:“福岛的雪落在肩上便化了。”
他走在街道上,心里拼命描绘着那人的样子,却想不起来她究竟是什么样子,不是那个碌碌营营的记者,而是曾经在便利店门口的那个侧影。
“樱井さん,你眼眶怎么红了。”
“没什么,雪落进眼睛了。”他笑着揉揉眼睛,看着眼前的道路,他明白由纪子提到的福岛的雪,他是真真切切地感受到了,纵使那个人已经不在了。

暗恋对象要弯了怎么办,在线等,急 (3)

先更新一段,sbr的情绪真是太难写了,不行了,感觉情节走向要变成小蝌蚪找妈妈了

————————————————————————————

在路过哥哥的门前时,栗原鬼使神差地停下脚步。哥哥的房门虚掩着,从里面传出断断续续的说话声音。

“佳子桑有什么事么……”

  这是栗原第一次听到哥哥用这样激动的口吻说话。印象中,除了在社团中训话的时候,哥哥一直都是很温柔的样子。小时候即使她闯了再大的祸,他也依旧用温和的语调说她。

“我没有想到这么多年后,你还会打电话过来。”

“我和她都很好,无需你关心。”

“无论如何,我不会让你带走她的。”

栗原没有再继续听下去。她下意识地觉得后面会是自己不想要听到的话语。她抿了抿嘴,放轻了脚步。

「所以,你并不是我的亲生女儿,对么?」

这部由大热舞台剧演员首次出演的电视剧迅速成了校园的流行话题,几乎栗原身边每一个人都在看,当然大多数的人自然不会认为那上面的电视剧情节会变成现实。但另一方面,电视剧人物刻画又相当的写实,导致每次新一集上映后都会引发一阵的议论。

而最近的话题则是论隔壁C班的椎名真由和栗原薰的狗血姐妹关系,毕竟一个被证实剧中扮演者佐藤佳子是隔壁C班的椎名真由的母亲,而B班栗原薰的身世背景又与剧中女主人公的遭遇何其相似,即使这两位当事人少有交集,但这也不妨碍大家八卦的心理。

或许是因为这个传言,平日里和栗原关系只是一般的女同学也借着休息的机会围过来探讨一番。当然,她们也不至于直接问说“你到底和椎名真由有没有血缘关系啊”,顶多就旁敲侧击一下。从小到大,她听过不少类似于她身世的风言风语,以往她都可以很随意地应付过去。但不知道为什么,今天她却莫名地感到烦躁起来。

薰不耐的敷衍她们,又借口出去倒垃圾跑到了操场上,恰好另一位女主角也在,此刻她也成了话题的中心。 她垂下眼睑,抿了抿嘴走到了自动贩卖机旁,一边想着哥哥的那番话一边找着自己喜欢的饮料。她知道自己远远没有表现出来的那么不在意。那些疑惑像虫子一样在心底挠啊挠。但她始终没有去问这件事。有时候,假装不知道也是一种幸福。哥哥是她在这个世界上最重要的人。可是,如果他们的母亲真的是佐藤佳子,那么她该怎么办?心底有个声音这么问道。像锤子一般,不大不小地敲在心上。

“呐,给你。”突然出现的松本润递给了她一瓶桃子汽水。

  一抬眼就看到对方笑嘻嘻的模样,那样的没心没肺,明明又要参加艺能活动又要上课很累吧,但是他好像全然没有半点烦恼。

“栗原你不是还在在意那种子虚乌有的事吧,带着笑意的声音在耳畔响起。栗原回过神——她发现她遇到松本润的频率还真不是普通的高,“谢谢你,松本。”

当她刚想跟松本润交谈的时候,操场旁不知道是有一位女生注意到了松本润,随之而来的情况,让栗原不得不选择先走。

“啊真麻烦,栗原我们走吧。”没想到松本润比自己跑的还要快,栗原意识到的时候想点点头,但是行动却没跟上。她手捂着自己的胸口——那是心脏的位置,脸上浮现出难以言喻的困惑。真奇怪,为什么她会觉得自己的心跳的有些快?扑通扑通……就好像随时都会迸出胸口一样。

  走了几步,她终于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果然,还是因为今天应付太多人了。这种感觉就和她每次八百米跑完后一样。找到原因的某人如同放下了一直悬在半空中的大石头一般。

她望着前方轮廓被阳光模糊了的身影,突然觉得有些不自在。丢开那小小的情绪,她小跑了几步,追上了刻意放缓步子等她的松本润。


“智君,爱上只是一瞬间的事,可是放手却是要很久之后才能成功。”
“就算是心存侥幸,我都想把你拉回来。”
“藤原,若不是我亲手把你推给完治,或许我还能在你心中占又一个位置。”



嗯,忙完论文想想能不能继续Leader的坑。

真想一个个去从前在我家CPtag 里KY的SJ皮下评论一句“beauty and beast "

栗原薰很不高兴,她做了一个梦,梦中的男女主在众人的祝福下接吻吃蛋糕,又坐火车跨过了很多艰难,最后在宴席上跳舞,转过头时男主长了一张和松本润一毛一样的脸。

高桥悠太出道了。
演出结束后,他买了一些酒。他平时很少喝酒,但是今天真的忍不住了,他需要苦涩的余味来压抑住他心中的沉闷。
这栋大楼的天台很少有人来,他往前看眼前的万家灯火,心里空荡荡的。
风吹过,他侧头躲了一下风沙。
在侧头的一瞬,他发现一角的夹缝处,有一朵小小的花。
花朵在风里摇摇欲坠,但是怎么晃都没有断。
高桥悠太突然大哭出声,他被一阵巨大的悲伤淹没了。他找不到理由,但就是因为找不到理由,才有借口继续痛苦。
他身后的大门打开了,他知道是那个人,他不想知道那些事,就算永远不知道也没关系。
高桥悠太摊开手,一个小小的御守躺在他的手心。
“おめでとう ”身后的人说道。
“谢谢你,樱井前辈。”


———————————————————————
好嘛,我又开新坑了。

想开一个疑似翔哥的坑,名字就叫一个不为人知的故事,但是老实说并不算BG,顶多暧昧向